波斯地毯的历史文化介绍

1
298

伊朗是波斯地毯编织艺术的发源地,浓郁的地毯文化是伊朗文化的命脉所在,每一个伊朗人的骨子里都有一种对地毯的热爱。 2013年6月初,一张罕见的17世纪波斯手织地毯在纽约拍卖,以3370万美元落槌成交。这个足以在伦敦上流住宅区买套大宅子的成交价格,成为波斯地毯业界的第一拍,也让波斯地毯的价值愈加凸显。 伊朗人习惯将石油、地毯、黑鱼子酱、开心果和藏红花并称为“伊朗五宝”,其中波斯地毯历史悠久,至少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,多用纯羊毛、棉丝或棉线织成,人们最为推崇的是其优良的质地、古朴雅致的图案和精美的工艺。

Modam地毯在欧洲参加展销

波斯地毯最好的材料是出生12个月的羊羔身上的毛,当地人从天然植物和矿石中提取颜料染色,进行多种图案的构筑,精致的地毯甚至可以用到200种颜色,而伊斯法罕地毯打结最高密度可以实现每平方米100万结。当然,完成一块手工波斯地毯,往往需要18个月甚至更久。 在伊朗,常见的地毯风格主要有七种: 伊斯法罕风,背景多是洋红色,图案有瞪羚、狮子、鸟、鱼、虫和少量人物,当然还包括葵花、棕榈叶、藤曼等植物。阿巴斯时代,是伊斯法罕地毯工艺发展壮大的时期,成为王室、宫廷乃至教廷争相抢购的珍贵艺术品。当时正逢西方大航海热潮,声名远播的伊斯法罕地毯随之远销欧洲,奠定了波斯地毯在世界上的地位。

大不里士风,以色彩多变而出名,一块地毯上常常可以包含近70种颜色,纹路以花卉、草木居多,花纹布局以中心对称为主,向四周铺开,规整大方。在大不里士有这样的传说:蒙古人挺进西亚的时候,大将军绰儿马罕派遣一队人马进攻桃里寺,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,桃里寺全城投降,并向绰儿马罕呈上一件精美绝伦的手工织品,令绰儿马罕惊叹不已,从此,桃里寺的织品逐渐蜚声海外。 而传说中的桃里寺正是今天的大不里士。 卡尚风,也被称为玫瑰花丛中的画卷,以独具特色的画面风格着称于世。此地出产的地毯往往打破了对称图案和重复花纹的设计思路,大量采用历史事件、人物绘画的元素来装饰地毯,向观者娓娓诉说一段段动听的波斯故事。

modam进口羊毛地毯

比贾尔风,被誉为伊朗的“钢铁地毯”.顾名思义,这里出产的地毯结实、厚重,密度极高,经久耐用。比贾尔地毯在编织过程中,要不断对准羊毛打结处喷水,保持湿润,让地毯的每一根经纬都编织得异常紧实。 克尔曼风,它最具特色的图案–生命树鲜少出现在其他地毯上。通常地毯四周是抽象的花木几何图案,中间是一棵抽象的参天大树,树枝蔓延八方,上面有各种奇珍异鸟和百花。毯面元素极为丰富,十分耐看。

库姆风,16世纪初,波斯萨法王朝正式宣布将总部设于库姆,库姆便成为伊朗的一大圣城。由于库姆的历史地位,当地的丝绸地毯以其独特的编织方式、华丽的色彩和顺滑的触感而出名。 卡什卡因风,表现出一种游牧民族的超现代艺术风格。卡什卡因作为伊朗南部的一个游牧民族部落,生活在设拉子以南的崇山峻岭中,却因地毯而闻名伊朗。在纽约作家Walter Hawley的着作《东方地毯的古典与现代》中这样描述:“全波斯境内,恐怕没有比这里的织品更加鲜艳夺目。”它们的设计纹路往往十分惹眼,颇具超现代艺术风格。

在古老的阿拉伯民间故事集《天方夜谭》里,有很多关于波斯地毯的故事。王子乘着波斯飞毯,一路斩妖除魔,拯救公主和国家于危难之中,最终喜结连理。在古代波斯,飞毯的概念早已深入人心,在关于所罗门王的故事里就写到,所罗门王骑在飞毯之上御风而行,可以到达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也正因如此,飞毯成为世界文学史中一个极其重要的文化元素,也让波斯地毯拥有了别样的文化内涵。Modam地毯,传承美好。